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留言薄|庭审直播

 

事故

作者:王春梅  发布时间:2014-08-19 09:55:08


 

     15日早晨,天下着小雨。
     我一如往常地开车去上班,渐近西北井交通岗时,车开始多起来,一会儿就排起了长龙。只有两个车道,本来应该是两排,但是偏有从左侧越线超车上来的,跟在旁边,总想趁机插进队伍里来。我没在意,各走各的,互不相干。
     忽然,听到细微的声响,好像雨刷刷过车窗。我奇怪,不知声音源自哪里。车还在随着车流在动,我一下意识到会不会有车剐蹭了我的车。
     以前坐车时,亲身经历过两车碰撞,是那种很大很脆的声音,让我记忆深刻。从那时,对于我,那种声音就如同地震时那种隆隆声一样是一种不祥之音。不知为何,今天的这种细微之声也让我有不祥预感。
     我从被雨水模糊了的后视镜中看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几乎和我的车贴在一起,我吃了一惊,赶紧把方向往右侧打了打。我摇下车窗,想看看到底有没有剐蹭。车身满是泥水,没有看到那个地方鼓出或凹陷。好像是没事,下着雨,而且车也一直在动,我想算了,就没下车去看。但是,我注意到了这辆车。
     绿灯了,车加快了速度。刚才 一直伺机插入的黑车变得老实了,乖乖的排到了后边。过了交通岗,这辆车飞快地超过了我,狂奔而去。我想,坏了,这辆车一定剐了我的车,因为它很反常。我后悔我刚才没有下车查看,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在它超我的一瞬间,我记住了它的车牌号,是一辆黑色的起亚越野车,型号,我不认识。怕忘记,我拿笔把车牌号记在了旁边放着一个档案袋上。后来证明我这样写下来是对的。
     很快到了下一交通岗,正是红灯。我下车一看,果然在左侧前车门上有几道长的剐痕,好在很浅。事实摆在面前,无法改变。我所能做的就是想对策。
      以前从来没遇到过,怎么办好,我不知道;认,还是不认,纠结很久。最后,还是拨通了交警支队一个好朋友的电话。她正急急的要去石家庄开会,听我说了情况,她说还是打122报一下案,然后再说。    
     我打了122,平生第一次。接线人说到N大队找某某处理。我开车去了N大队。也是第一次去那里。不大的地方,狭窄拥挤。等着交罚款的,等着事故处理的人挤满了大厅和楼道。我要找的人不在。犹豫半天,还是找到他们领导那里,我说了情况,毕竟同行,还是很有照顾。他说负责处理事故的去现场了,别等了,回去等他和你联系。他说,你应该去问一下修车需要多少钱。我下班前出来赶往4S店问了问价格,说要900元。
     下午,我接了那位警察的电话,态度很和气。他说找了对方,让我们明早八点半到他们那里。我说明天上午实在走不开,可不可以委托他人,他说可以。我找了两个要好的同事  代替我去。
     第二天,他俩早早开我的车去了,时间不长电话过来, 那位警察要去市队报案,而且对方也没到,所以让回来了。明早八点半再去。
     第三天,八点半,我去了,没办法,自己的事情只得自己办咯,那一大堆事务也顾不得了。结果,左等右等,对方也不露面。那位 警察 真的挺好,当我面给对方打了电话,对方说他儿子开的车,没发生事故,一定是遇到了“碰瓷儿”的了。

     对方居然说我是"碰瓷儿”的,让我哭笑不得,人心世道,怎么这样了?这位警察说:你说人家“碰瓷儿”,你报“110”,你没报,人家先报的案,你说没碰不要紧,你过来一趟,让专家看看,没碰不更好嘛,你若不来,我只能向领导汇报,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明早八点半你们过来。对方说他们商量商量。我跟警察说,我确实特别忙,明天他们来不来也不一定,这样吧,他们到了,我马上赶过来。警察同意了。
       第四天上午,我不抱希望地忙活我的事。九点左右,警察电话过来了,说对方说了十点肯定到,让我十点也到。十点刚过,我到了交警队。我的眼光一扫,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辆小小纠结我三天的黑色起亚越野车,我稍稍松了口气。我进到警察办公室,我们简单交换下意见。正说时,他们进来了,是三个人,三个中年男人,憨厚朴实的是司机的父亲——这么憨厚朴实的也先想到有人“碰瓷儿”,唉...,那两个人一看就是油滑老道混社会的人。   
       警察说,你们先看看车吧。我们就一起出来看我的车。“伤痕”明明白白的在,在灰土覆盖的车身上分外醒目。他们说接到警察电话,查看自己车,没发现碰痕,后来看来看去,好像右侧前车轮的挡泥瓦有点擦痕。我说就是那里,右前车轮和左前车门,正是吻合。他们不再说什么,问多少钱,我说4S店说900,他们说太多了,我说让警察处理吧。
       我们把情况向警察一说,警察面对他们说,这样吧,你们给对方500,让她自己报自己的保险。他们当时就同意了,当时就掏出了500元放在了桌子上。我一时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但是我是相信警察的,也就点头同意。不管怎么说,我的车被别人剐了,我没有窝窝囊囊地吃哑巴亏自己掏钱修车,至于对方给的钱多与少,不重要了,他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足够了。我拿了钱,离开了交警队。
      这件事,我感谢办案的警察,他是一个有能力负责任的警察,对我虽小有关照,但是整个过程他是公平的;我对对方,也没有丝毫埋怨,他们最后还是拿出了敢于面对和承当的态度。我想告诫的是自己,今后再遇此类事,发现就解决,别心存侥幸,贻误最佳解决时机;更想告诫自己的是,开车不出事,一旦出事太麻烦,要万分小心,要忍要让,别人不让我,我就让他,把自己修炼成真真正正的马路君子!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